Lori Branch教授“回应现代性的后世俗化进路”讲座纪要

发布日期:2018/5/14   作者:杨莹   浏览次数:233

  2018年5月11日下午15:00,美国爱荷华大学英文系副教授Lori Branch应邀在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人文楼3102会议室作了题为“回应现代性的后世俗化进路(Responding to Modernity: Postsecular Approaches for Scholarship)”的学术讲座,讲座由中文系副教授刘文瑾主持,哲学系王寅丽副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张蕴艳老师以及中文系和哲学系的学子参加。
  近年,西方出现批判现代世俗主义的后世俗主义研究,这些后世俗研究学者推出被概括为“宗教转向”的新思想。在这次讲座中,Lori Branch教授介绍了这一新思想,并提出后世俗研究中的七个重要前提和支柱,藉此帮助听众获得看待文学、艺术和世界的新角度。教授以一本小说《一个确定的含混性》的内容开场,进而谈到近20年来学术界的宗教转向,追溯到90年代中期的哲学。她回忆道,在美国宗教学会2002年多伦多举行的会议中,德里达因他的《宗教的行为》一书,吸引了很多听众。这股新的宗教热情也许在加拿大哲学家查尔斯·泰勒的《世俗时代》,一本近900页的著作阐释了对于西方人所体验到的世俗物质主义成为“内在框架”的智识和社会转变。
  她还谈到,911以后,西方世界文史领域涌现大量关于宗教的新专著,主要的文学和宗教学术期刊都为该领域的活跃有所贡献。2011年7月在伦敦举行的这三个期刊的合作国际会议以“好客的文本:宗教与文学的新路径”为名,坎特伯雷大主教发表了演说。主要的合作项目也在进行。但她指出,宗教转向的发生伴随着反对的声音,压力主要来源于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或精神分析。在这个双重的背景下——宗教的兴盛转向了可以辨认的后世俗学术研究。教授随后重点阐述从社会学,哲学,人类学,历史和文学研究中得出后世俗学术研究的7个前提作为后世俗研究的基础。
  教授总结的七个前提分别为世俗化主题的修正、对于世俗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辨别、批评的限度、语言学转向、对于宗教以及宗教人士的修正性与历史性的理解、人的真实性回归、终极问题的复兴,这些前提阐明了世俗化范式的失败,展示这种关于西方现代性的世俗和唯物主义的内在建构实际上是多么偶然与非必然。而反还原论式的后世俗学术研究坚持阅读人,以及她的叙事,信仰,语言,关系和自由,致力于重塑一个具备交流能力的自我,积极探讨善,非暴力和与他人之间正确的关系。讲座后,多位同学踊跃地发言,与教授探讨了后世俗主义与后现代之间的关系,狭隘的世俗主义和成熟的世俗主义的区别以及信念的普遍性问题,在面对不确定性所导致的精神危机问题,教授答之以对爱的理解。


关闭窗口